xDroid's Blog

假装高冷的Geek

匪夷所思的 Gurobi 安装

大意是在 Matlab 命令行安装 Gurobi 的时候提示架构不对,看了一下安装文件的源码:

% We don't require GUROBI_HOME on Mac or Linux. Get gurobiarch from path.
gurobiarch = gurobipath;
gurobiarch(end) = [];
slashes = strfind(gurobiarch, fs);
gurobiarch = gurobiarch(slashes(end-1)+1:slashes(end)-1);

关爱智障的眼神。

(解释一下,因为我把 Gurobi 安装到 /opt/gurobi 去了,但是似乎安装程序默认我们应该安装到一个类似于 /***/gurobi752/linux64/ 的地方)


顺便吐槽一下 CVX 。

申请 academic license 的时候需要输入(网卡的)特征编码,但是在我这里的发行版上 cvx_version 并不显示出来……继续读源码:

%%%%%%%%%%%%%%%%
% License file %
%%%%%%%%%%%%%%%%

if isoctave,
if ~isempty( cvx___.license ),
fprintf( 'CVX Professional is not supported with Octave.\n' );
end
elseif cvx___.jver < 1.6,
fprintf(' WARNING: full support for CVX Professional licenses\n' );
fprintf(' requres Java version 1.6.0 or later. Please upgrade.\n' );
elseif exist( 'cvx_license', 'file' ),
cvx_license( args{:} );
end

重下带 gurobi 和 mosek 的 standard 版本,把 cvx_license.p 文件复制过去就可以了。

关爱智障的眼神*2。

语言纯粹主义者的对话 0

纯粹主义者的对话:

A> 你平时使用什么
B> 哦我使用痛殴
A> 痛殴 是一个好的 ,但是我觉得 玄壳 似乎也不错。我用的是 哦我的玄壳 发行版。
B> 我在 混账中心 看到过这个发行版。有时候我也看到其他人推荐 ,不过我还没试过。毕竟用 造 安装 命令实在是太麻烦了。
A> 你不使用 包管理器 吗?
B> 我使用 吃豆人 ,在 操作系统十 上我会使用 家酿
A> 吃豆人 功能很强大,但是我觉得搜索起来不甚方便;你为什么不试试 酸奶 呢?
B> 唔,可能主要是我平时和 森蚺 打交道比较多。
A> 森蚺 ?那是什么?我只听说过 蟒蛇
B> 森蚺 是一个能够提供 蟒蛇 各类科学计算包的管理器,我感觉很不错。
A> 这样啊……我平时用的比较多的是 丙语言 ,所以对 蟒蛇 不是很熟。
B> 丙语言 ?你用什么 集成开发环境 吗?
A> 我不用 集成开发环境 ,大部分时间我用 崇高编辑器铿锵编译前端 ,有时候在服务器上我会使用 敏捷编辑器
B> 那你用什么写 可移植文档文件 呢?
A> 我一般使用 乳胶语言 ,引用会通过 围兜排版软件 编译插入。
B> 听起来不错。你知道的,用 单词 实在是太不方便了——说起来你试过 降价语言 吗?
A> 啊 降价语言 很不错,写博客什么非常方便,就是表达能力还很有限。
B> 那我还是花点时间学习一下 乳胶 。下次有空可能要在 电报 上请教一下你。
A> 不客气 ^_^

Read More

碎碎念 第一则

刚才偶然发现自己改的播客模板有个小 bug :

h3(): a(src = "//" + config.staticRoot + post.media) 下载链接

其实应该是 a(href = ...) 才对;否则链接会有下划线提示但是没有点击提示,也自然不会有点击跳转。


本来记得这周还碰到过一个语言的某种坑的,结果周中太忙没时间记录下来,也算是非常遗憾。

很遗憾啊……愿望太多、想做的事情太多、想达到的关系太复杂,往往就感觉没有完成,甚至不觉得自己能够完成。

十一的时候出去转了一圈 不过就是去隔壁圆明园走了半天嘚瑟什么 ,一路上和同伴谈天道地。聊起自己刚上大学时录制游戏视频传到网上,现在忽然也有了这份情调,却早已经没了彼时中二的气息和出名的欲望。或许有还是有的,只不过更多的被掩饰住了而已。

或许就这样吧。有空我继续去风楼倚上面去倾泻负能量去。